問題一、我們教會的傳道人是說一定要由他在教會主持,
但是常很久能才領一次聖餐。
既然領聖餐是紀念主的死,且可能帶來恩典,
那能多領就多領,可能的話一個禮拜領一次不是很棒嗎?
家人因行動不便無法上教會,也不可能請傳道人每個禮拜都來家裡主持,
所以才想說可否自己主持?
感謝您的回覆
(隱私已去除,內容有改寫)
 
 
答:
當然能每星期都領聖餐最好。
但是,除非是『體制內』,
否則『體制外』盡量不要考慮,以免得罪上帝。
 
舊約只有祭司才能獻祭。
掃羅王等不及,結果自己擅自獻,卻被上帝棄絕,我們要謹記在心。
 
當然,新約時代信徒皆祭司,
牧師也不是祭司,
但是,某些精神,我們還是盡量保持並尊重為宜。
 
 
 
 
問題二、關於領聖餐的問題,主耶穌說:你們要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
也就是說,這是神的誡命。
教會1說 : 我們三個月領一次
教會2說 : 我們六個月領一次
多久領一次,因為聖經沒有寫明,故我認為上面這些都是由人所訂的規矩。
假設有一天,有一個信徒說,我想每一餐都要紀念主為我所做的,
然後教會1跟教會2都跟這信徒說:
不行不行,你只能三個月或是六個月才能紀念一次。
那麼,哪一個才是合神心意的呢?
主耶穌在馬太15:3說道:你們為甚麼因著你們的遺傳,犯神的誡命呢?
當然並不是說三個月領一次聖餐就是犯神的誡命,
也不是要與牧者或是教會對抗,
而是會讓我覺得,為了配合人所訂的規矩,卻要壓迫想要紀念主的心。
 
 
答:
你忽略一件事了啦!
聖餐的領受,有一個很重要的特性,就是『群體性』。
換言之,這不是信徒『個人』想多久守一次,就可以多久守一次,
而是必須看重『群體性』的。
各教會決定多久領聖餐一次,我們就必須順服。
可以有特例、可以建議、可以拜託,
但是,對最後的教會決定,就是必須順服。
 
加爾文很希望每週都能守聖餐,但當時他自己也無法要求教會做到,
畢竟他也必須順服教會權柄,不能自己想怎樣就能怎樣,
所以他當時的教會也只能大約一個月守一次而已。
 
基督徒不須順服教會不合聖經的部份,
但是,面對相對領域的東西,該順服教會的決定,就必須順服教會的決定。

 

 

 

小小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小羊 的頭像
小小羊

基督教小小羊園地

小小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David
  • 我認為平信徒在特定的情況可以主持聖餐
    不過在教會久了,發現不過所有的平信徒都是成熟的個體
    所以盡量還是讓傳道人去主持聖餐比較好,而且一般的宗派
    應該也不允許非神職人員主持聖餐

    個人意見聖餐常常領受很好。不過一般基督教較不重視教會聖禮
    ,不只是聖餐,對洗禮的要求也不嚴謹。所以說不定主持聖餐的
    傳道人自己都覺得不過是行禮如儀,我期望聖餐的意義被重新
    重視、教育之後,再頻繁一點進行聖餐。

  • 小小羊
  • 『我認為平信徒在特定的情況可以主持聖餐』,
    關於這句話,能否舉些例子,說明一下你所說的『特定狀況』?


    小小羊
  • 基督徒
  • 執行聖禮的人必須要清楚自己是神所揀選並蒙召事奉神,主耶穌的最後晚餐在座當中所有成員包括後來背叛耶穌的加略人猶大皆有別於一般群眾,因此才成為當時任職的大祭司及其手下試探與逼迫的對象。不過,很難講每一個跟隨主耶穌的門徒都是忠心到底堅定不移的,顯然基督耶穌自己也說過並非口中稱呼他為主的都能進天國,而天父的旨意還要等到以色列全家得救才算完成。

    主耶穌被釘十字架的那日,聖殿的幔子裂開,不是被風輕輕吹破,而是厚重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表示沒有人再能夠進入那至聖所朝見神,除非藉著耶穌基督的死與復活,而主耶穌在他親自主持的聖餐那時並未指示門徒必須像前約那樣預備牛羊牲畜的肉和血,顯然聖餐禮的形式本身是和基督的代贖與以色列民蒙拯救直接相關的。

    因此新約教會記念主的聖餐禮也必須包括主所吩咐的不可遺忘的天父的預旨,並且基督耶穌也強調這聖禮的目的是為了記念神的兒子降臨獻身背負十字架流血的整個在地上成全父神旨意的過程,唯有如此才得以見證神的國度降臨在地上。外邦人怎可能繼承任何一個以色列支派的大祭司的職份?但是現今世代東西方各國各族的人都可以和重生得救的猶太人同為教會肢體,這表明了唯獨耶穌基督是聖潔的神與罪人兩者之間的中保,而教會的組成離不開聖徒寶貴的信心,聖餐禮確實可以堅固眾聖徒的信心。這是主耶穌基督在世上親自指示的方法,不是為了組織拿撒勒或加利利宗派,他甚至未曾以自己的名成立神學院學術教育機構,卻在門徒面前講明了這是天父預定的旨意,如今我們才明白聖靈在我們心中一同見證了神兒子的復活。

    前往北美新大陸的清教徒移民家庭保留了在餐桌上分杯擘餅禱告的傳統,當整個家族都同屬於一個信仰,這樣做並不奇怪。但是今日信徒特別需要個人化的靈修指導,在讀經時更重視個人情感的觸摸與激勵,與主同桌吃喝的聚集時間反而趨向個人化的屬靈經歷,就很難確認每個人心裡都在想甚麼。我們的心思可能混亂,信心可能軟弱,然而那根基立在磐石上的就不隨著世界的浪潮動搖,總要記得自己蒙恩得救是因為誰的緣故。

  • 匿名
  • David所寫之特定狀況,
    我以為,有如下案例。

    如古羅馬時期,初代教會,
    家庭型態教會,沒有傳道人。
    且教會一旦公開,即遭打壓,定性為「非法機構」或「黑道犯罪」。
    教堂,反而被當作盜賊,黑幫,內亂外患等
    (「不」追求體制調整)。

    此時,仿效二戰時期游擊隊,地道戰,
    3人以下,「暗中」「輕聲」禮拜,化整為零,不接待陌生人,可能相對安全。
    若需聖餐,傳道人無法覆蓋每一間教會。

    謝謝。

    匿名
  • David
  • 謝謝匿名的回應

    這正是我認為特定狀況可由信徒主禮聖餐最為合適的背景。


    另外也有一點是我認為可由平信徒主禮聖餐。但比較是屬於理論,

    實際會這樣運作的狀況可能非常少。

    我舉個自己在服役時的例子來類比,我當時所在的駐地,最高的軍階

    是上校指揮官。每次在集合時一定是指揮官講話,那是他專屬的時間。

    可是有一次集合,本應屬指揮官講話的時間,卻是由群部最高的

    士官長出來代理指揮官講話。集合場是個嚴肅的場合,但是幾乎

    整個駐地的士兵都感覺一片譁然,回到連隊之後也有許多人在討

    論這件事。

    當然我們基層的士官兵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是由士官長代理的原因

    在駐地退伍之前,也都沒再看過由士官長代理主持集會的狀況。

    要點大致上是

    1.所有人都認知指揮官才是集會的主禮者,士官長只是代理

    2.指揮官認為集會仍然很重要,不應暫停,所以由士官長代理

    3.雖然知道士官長只是代理,但是士官長的輩分夠高,也沒人覺得不合適
    (以軍階來說,營長是軍官應大於士官長,但私下的輩分就看資歷)

    因此我認為,理論上可由信徒主持的情況有幾個條件
    1.主禮牧者及教會群體都認為聖餐非常重要、非常渴慕,不願暫停
    2.信徒主禮必須是受邀、受託,而非私自請願(想要出風頭?)
    3.信徒主禮必須是合乎聖經監督、長老、執事及合乎該宗派的領袖資格人員
    4.是特定狀況,而非常規

    大致上合乎這幾點,我認為可由信徒主禮聖餐,

    不過這個情況可能也少到不會發生吧......
  • amymayyam
  • 是否是跟互為肢體, 聯合於元首基督有關?
    聖餐必須"一起"擘餅分杯

    若有特殊情況, 也需與"不破壞合一"為原則
    若主持人不夠有公信力, 會容易造成"不合一"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