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我是神學院的學生,最近學校開了一個課程,要操練屬靈恩賜,
要操練方言、操練圖像化禱告、操練發預言、到路上找幾個陌生人發預言、、。
這課程有學分。
操練圖像式祈禱的時候,我不斷向神祈禱求神保守我,結果我什麼都看不到。所有學生裡面,只有我一個看不見圖像。
頓時我成了異類,但我沒有勇氣挑戰講員,我怕會引起紛爭。
而操練預言的時候,講員說要想像自己是神的代言人,
所以對人說話的時候要用第一人稱,
也就是「我有個感動神要我對你說、、你要聽我的話、、、」,
請問,我該怎麼辦呢?
(隱私已去除,內容有改寫)



答:
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假使這是靈恩派的神學院,那麼,你是咎由自取,自己往坑裡跳(雖然這種說法真的很殘忍);
假使這是堅決抗拒靈恩派的神學院,那麼,這表示該神學院出問題了;
假使這是一般神學院,沒有特定傾向,那表示你可能入學前的調查不夠認真。


讀神學院前,假使是我,我會先看課程內容,再決定要不要挑這神學院就讀。


你現在的情形,該怎麼辦呢?
我也不知道。


1. 假使認為『神學院等於一般大學』
那麼,答案很簡單,
反正學校要什麼、老師要什麼、你就是以拿高分為原則,不用管太多。
畢竟,一般大學的重點,不過是『傳授學問』而已,不是在『培養上帝僕人』。


2. 假使認為『神學院不是一般大學』
假使你認為神學院是『培養上帝僕人』,
那麼,當神學院無法使你忠於上帝、忠於真理時,你該如何?




我說假使是我,我會如何做好了。
你參考一下,但這不是絕對真理,只是我個人想法。


1.假使讀神學院,會讓我偏離真理,那我寧可不讀。
我要讀,就要讀純正的,不要讀亂七八糟教導的,
那是在浪費我的時間、污染我的信仰。
當然,這年頭,我們很難說有什麼絕對純正的。
所以,就進入下一個狀況。


2.假使神學院出現錯誤課程,我會分成兩類:

a.純粹知識教導
這無妨,反正就是研讀知識,但不表示我就接受那些知識、信仰那些知識。
基督徒本來就可以研究佛經、研究異端,
但真基督徒不會因為研究佛經就變成佛教徒。
所以假使這教授是靈恩派、是新派,
沒關係,反正我就是研讀知識、增廣見聞罷了。


假使考試就是『考知識』,我一樣會很認真作答、照知識來寫。
但假使考試內容、報告內容,是要我表達出『支持與認同』,我會拒絕。
我會照真理來寫報告,不會討好老師來寫出違背我信仰、違背聖經的報告。
老師假使因為我寫出批判他觀念的報告,就給我很低分,
那就這樣,我不在乎。
老師假使因為這樣就讓我不及格、不能畢業,我一樣不在乎。
堅守真理,上帝會背書、會照顧我。
因為,我讀神學院,不是為混口飯吃,而是為做個忠心的上帝僕人。


但是,我不太相信,假使只是『純粹知識教導』這種情形,
老師敢給我不及格。


不過,話又講回來,
我講的這種狀況,僅限於『少數課程有偏差』。
假使是『多數課程有偏差』,那就算是知識傳遞,我也不幹。
因為,假使多數課程都有偏差,那就回到我講的第一點,
表示這神學院太不純正,不值得我浪費時間去讀。


b.實際操作與實習
這種可要小心了,因為是具有危險性,而且常常是聖經嚴厲禁止的!
假使要我去『參觀』天主教的彌撒,
或是要我『坐在台下』和他們一起,我可以接受。
但假使要我去天主教『領聖餐』,我拒絕。


參觀 ≠ 參與,
通常,『參觀』比較沒關係,『參與』常常不行。


當然,有人會喜歡說『體驗』,
問題是,要看體驗到什麼程度。


我去『參觀』佛寺,這沒關係;
我在佛寺『聽講經』,這也還可以;
我在佛寺『跪拜』、『參與誦經』,這當然不行!




以你的情形而言,
課程要求『操練圖像』,我會照實講:
我看不見!
(我的想法很簡單:你要給我零分,就給我零分吧!)


課程要求『操練預言,用第一人稱講』,我會拒絕!
聖經嚴禁假先知!
先知也不是用練習的!
十誡第三誡『妄稱上帝名號』是大罪!


課程要求『到路上找數個陌生人發預言』,我拒絕!
一樣的觀念:
先知就是上帝的出口,不得妄稱上帝名號,否則是處死的重罪。
聖經裡,哪一個上帝呼召的先知,是可以用『練習』的?
哪一個先知講的話,可以妄稱上帝名號的?
先知是『自己要當,就可以當』的嗎?,
不需要上帝呼召就可以當的?
我沒有上帝呼召擅自去當先知發預言,是嚴重違反聖經、嚴重褻瀆上帝!


原諒我這樣說:
我寧可被當掉!也不願妥協在這種亂七八糟嚴重違反聖經的實習裡。
這種課是垃圾!


我要當個『上帝的僕人』?
還是要當個拿神學院學分,日後去教會混口飯吃但違背信仰的『領薪水者』?


宋尚節在美國讀神學院,後來發現這是新派神學院,
他可不是妥協,而是寧可被送進精神病院,也要堅持信仰。
這個人,後來是上帝重用的僕人。


這就是我的立場!
願上帝幫助我!


我能給你的分享,就是這樣了。
或許,你會覺得這是唱高調。
但是,我真的是這樣的態度的。
假使我要讀神學院,對我來說,就是要獻上自己,當上帝的傳道人了。
這不是讀一般大學、做一般工作,而是要作上帝僕人的工作了。
假使我連堅守真理都做不到,日後我有什麼資格牧養羊群?
假使要混口飯吃、要謀生,我不用去讀神學院!
一般大學就可以讓我有很好的飯吃了,不用去神學院拿文憑混飯吃,
上帝也禁止祂僕人混飯吃。
讀神學院,假使只是要培養我成為一個謀生的工具、培養我用各種違反聖經的假道與技術來牧會,那我寧可被退學不用讀。







小小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小羊 的頭像
小小羊

基督教小小羊園地

小小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多加
  • 曾遇過一個就讀新派神學院的神學生,
    向我誇口他「發明」了什麼新的神學創見,
    我問他:你牧會時會這樣教會友嗎?
    他說:當然不會!研究是研究,牧會是牧會,一般會友哪裡能接受這樣新的觀念!

    我覺得非常悲哀!
    你所信的你不敢講,你講的不是你所信的,
    所以將來每一次教導,你都在說謊!都在積蓄上帝的憤怒!
  • Yuri
  • 我覺得可以參考一下歷代志下第十八章裡面的米該雅.

    "當時候, 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造了兩個鐵角,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要用這角牴觸亞蘭人,直到將他們滅盡。(十節)所有的先知也都這樣預言說:可以上基列的拉末去,必然得勝,因為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十一節)那去召米該雅的使者對米該雅說:眾先知一口同音地都向王說吉言,你不如與他們說一樣的話,也說吉言。(十二節)"

    這些其他的先知可都是說吉言. 當然最後我們知道他們不過是假先知而已.

    米該雅第一次對亞哈王說的是: "可以上去,必然得勝,敵人必交在你們手裡。" (14節)

    米該雅並沒有用神的名, 而這等於只是他自己在說話而已.

    直到第二次, 米該雅才告訴亞哈王神真正的話: "我看見以色列眾民散在山上,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華說:這民沒有主人,他們可以平平安安地各歸各家去。" (16節)

    最後, 亞哈王戰敗身死, 神的話也應驗了.

    我們身為神的僕人, 我們所追求的並非政治正確, 也不是民主 (多數才是正確的), 而是要先愛神, 走祂引領的正道.
  • 主愛
  • 非常認同並非所有神學院所授課均正確真理教導,今年與認識三十年牧師夫婦見面,幾年前師母邀請我到他開拓教會配搭,我禱告除了不平安,最主要他們夫婦所傳講道非常沒有真理。牧師雖是長老會第二代,因為我們曾經接受靈恩神學課二年,雖然二位前往LA也讀神學,後放棄美國護照回台。師母個性強勢引導牧師,根本聽不進任何人的建議。

    六月我們見面,師母說同工搶走所有會友。牧師因病去年也提前退休,師母強勢個性還想帶我上榮教士第一批學生周弟兄所編書籍。感謝主,因為幾年慢慢看一些改革宗神學觀念,也幫助自己很快找出問題點。

    如小小羊老師所說,若上帝已經憐憫讓我們發現神學院成立教義已經偏差,真的不該為了傳道訓練卻上錯誤訓練。

    前幾年有幸接受改革宗長老會在家附近開拓,也從中發現改革宗神學院的師資非常強,雖然我沒有前往上課,偶而從幾位老師講道及改革宗出版書籍得到很多教義解惑。

    小肢體自覺走太多冤枉路,神既然憐憫弟兄有所發現,可以向主禱告。我當初離開台灣首創最靈恩神學院二年,為此特別禱告尋求,離開後,這個神學院幾年後也瓦解。當然後續也造成很多人遠離真道、、、、諸多離經叛道之事。非常感謝主,當時及時讓我從聖經發現教會牧者所為不合真理。
    在此以過來人,奉勸盡早離開,莫浪費時間、生命。

    (小小羊老師 學生描述不妥 可以刪文)
  • 基督徒
  • 神學院無論是屬於哪一宗派都不只開設一種課程,頒發的學位也不只一種,如果是為了培養教牧聖職人員多少都會顧及學生畢業後在教會實際應用上的需要,學生也還沒有能力可以獨當一面站上講台翻開聖經即口若懸河,這時難免會被要求跟着潮流走。但是注重正統教義釋經講道的神學院又為何要自找麻煩開設容易造成思想和信仰矛盾及混亂的實用課程?難道說真正合乎聖經的至聖真道是沒有用的嗎?

    關鍵在於教會迫切需要所謂「有聖靈」的佈道講員,但問題又來了,真正合乎聖經的講道又為何是「沒有聖靈」?這些在教會流行的錯謬觀念顯然是自相矛盾的,一個人講道的態度是否懇切,內心對拯救失喪靈魂是否火熱,在神學院學幾樣花招非但無濟於事,反而可能弄巧成拙。

    我們得救是因為誰呢?魔鬼撒但在這世界的威嚇利誘能打倒我們的信心嗎?當聖經真理被傳講,信徒在上帝的聖靈與真理之中敬拜,上帝赦罪的恩典使罪人與上帝和好,基督徒便可站在真理與上帝恩典的地位使眾人與上帝和好,撒但的營壘就被攻破而不再能夠欺哄聖徒,教會的成員也才重獲新生並產生傳福音帶領人歸主道的動力。

    感謝神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還存留了純正的教導在聚會當中被傳講,如同明光照耀在這黑暗的世界,成為上帝兒女腳前的燈,路上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