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二人都是教會會友,均已成年且畢業,
進社會多年,也已相戀多年。
然因為未信主的家長反對,遲遲無法結婚。
此種父母反對的情形下,教會該為這對戀人證婚嗎?
(隱私已去除,內容有改寫)


答:
由於雙方都已經成年、畢業、出社會多年、相戀也已多年,
這時,結婚是很正常的,並沒有太快。


一、
在聖經裡,本來就沒有『父母意志凌駕兒女意志來決定婚姻』這回事。
父母意志決定,必須是孩子同意才可以。


『若有人以為自己待他的女兒不合宜,女兒也過了年歲,事又當行,
他就可隨意辦理,不算有罪,叫二人成親就是了。
倘若人心裡堅定,沒有不得已的事,並且由得自己作主,
心裡又決定了留下女兒不出嫁,如此行也好。』
(林前7:36 -37)


這裡講『由得自己做主』,表示不是都可以父母自行做主。




二、
再來,父母的權柄,在小孩成年之後,已經下降,
否則主耶穌沒資格自行決定上十字架,因為母親馬利亞打死不會同意。


聖經裡,父母對『未成年』子女,有強烈權柄,
可是一但成年,就不一樣了。
主耶穌的父母,每年都會帶小耶穌上耶路撒冷過逾越節。
但主耶穌第一次沒有隨父母返家,自行決定續留聖殿,是十二歲時。
因為,那個年紀,是猶太人成年的年紀。


當然,各國對成年年齡規定不同,以各國法律規定為準。


『每年到逾越節,他父母就上耶路撒冷去。
當他十二歲的時候,他們按著節期的規矩上去。
守滿了節期,他們回去,孩童耶穌仍舊在耶路撒冷。他的父母並不知道,
以為他在同行的人中間,走了一天的路程,就在親族和熟識的人中找他,
既找不著,就回耶路撒冷去找他。
過了三天,就遇見他在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凡聽見他的,都希奇他的聰明和他的應對。
他父母看見就很希奇。他母親對他說:「我兒!為甚麼向我們這樣行呢?看哪,你父親和我傷心來找你!」
耶穌說:「為甚麼找我呢?豈不知我應當以我父的事為念嗎?」』
(路加2:41-49)




三、
兒女一但結婚,父母幾乎喪失所有權柄。
此時,權柄歸屬於夫妻二人。
兒女對父母依然有孝順之義務,但沒有父母權柄這回事。
兒女可參考父母意見,
此時父母有建議權(甚至可強烈建議),但沒有決策權。
已婚兒女可否決父母的建議。




四、
教會須盡量與人和睦,包括未信者。
但是,教會並非因為未信者意見,就什麼都不能做、不敢做。


並且,假使能好言相勸使父母同意,當然最好。
問題是,已經多年了,這對弟兄姊妹能做的恐怕都做了,
我們還要他們等候多久才能結婚呢?
萬一父母就是終生不同意,那是否這對基督徒戀人就必須終生不能結婚?


教會歷史上,自古以來,教會就具有『庇護者』性質與身份。
受父母逼迫的、國家逼迫的、政治迫害的、、、,
教會本來就是庇護所。




因此,既然已經相戀多年(不是短時間),
而且雙方都已成年,也已完成學業,也已進入社會多年,也都是適婚年齡,
若這對相愛的弟兄姊妹想在教會結婚(這也是他們應得的權益),
而且也願意承受父母責難與壓力(這是他們小倆口願意背負的十字架),
教會應該成全他們,為他們舉辦婚禮為宜。


當然,教會可能因此引來未信的父母的反感、責罵,
但這也是教會不能不背負起的十字架。
否則,單去考量『未信者』的觀感,卻不去考慮『已信者』的觀感,
這也是很怪的事。


能兩全其美,誰不希望?
但萬一就是兩難,無法完美,
我們就只能依聖經原則而行,即使有一方會受傷。
否則,有罪人間,我們沒有任何法則可依循,也無法獲得平安。
變成只要有人不滿意,我們就終日活在是否作錯事的恐懼中。


這是我個人的想法與看法。
提供參考。







小小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小羊 的頭像
小小羊

基督教小小羊園地

小小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禁止留言
  • 基督徒
  • 年輕人組成的家庭若雙方父母都還健在,加起來總共至少有六個人,還不包括兄長和姑舅,這樣要聽誰的決定?是由年紀最大的作主嗎?如此一來家庭制度反而被破壞了。

    所謂的基督是一家之主應當以夫妻組成的家庭為核心,而非訴諸於歷史文化傳統,否則兩三代人都是一家之主,這個家庭根本不可能繼續下去。
  • David
  • 以這個例子而言,可否得知雙方父母皆反對的原因是什麼嗎?這種狀況似乎是比較少見,會如此反對婚姻的家庭大概也是相當傳統保守的觀念。

    但傳統保守的家庭,又有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想法,因此讓自己的子女早點成婚,父母親自己也有面子,也是完成了家族的里程碑。在這前提之下,有些家庭不會在意對方的信仰。

    基督教倫理學談到的「對而悲愴」,即便符合聖經,卻有苦難。兩位情人是否夠堅定呢?若是的話真的誠心祝福。

    否則婚後遇到問題的時候,雙方的原生家庭可能都不會伸出援手,這點可能要了解。

    因此想得知雙方父母極力反對的原因是什麼?如果不方便得知,也沒關係,謝謝。
  • 小小羊
  • 1. 父母反對的,並不少見,
    起碼我就見過不少。

    反對的理由,永遠講不完。
    不管合理的也好,不合理的也好,
    反正反對的,就是會有一堆理由。

    這篇文章所講述的內容與觀念,
    是不管父母用什麼理由反對,通通都適用的。


    2. 反對的父母,未必是傳統保守觀念的父母
    即使是現代父母,也不是人人都毫無原則,
    一律『小孩喜歡就好』這種態度的。


    3. 一旦結婚,在聖經裡,就是要準備『割斷臍帶做大人』,
    這時,兩人就是要有『一切靠自己,而不是靠父母』的心理準備。
    因為,聖經講得很清楚:
    『人要離開父母』,之後才是『二人成為一體』。

    所以,有父母的祝福,以及未來的協助,
    當然很好;
    但萬一就是沒辦法,那兩個人就要有『靠自己』的心理準備,才有資格結婚。
    沒這種心理準備,就沒資格結婚。


    我會尊重我孩子選擇的對象,
    但是,我會有我的意見,甚至會強烈到:
    假使你堅持要結,那我不會祝福,未來也不會有任何協助。

    然而,我會很清楚聖經給我的限制:
    我有表達強烈反對還有斷絕援助的權力與權利,
    但是,小孩有完全自由決定的自由,非我能禁止。
    我沒有權力與權利說你們就是不能結婚。
    但我會告知:
    請想清楚後果。
  • 韻安
  • 其實,照「人要離開父母,二人成為一體」的聖經原則,也不是沒有父母的意見在其中的。因為,神特別說:「人要離開父母」,這表示「父母」,是孩子在還未離開他們以前,他們對孩子來說是最影響也最重要的人。所以,其實,在離開以前,父母的意見,是很有份量的。

    但這個原則也是提醒孩子父母,孩子終究需要離開,另有自己的家庭,在孩子決定離開之後,便是夫妻二人決定自己家庭的事,父母不再是孩子另組的家庭之上的權柄,而是孩子自己組的家,就是孩子自己當家長決定事情了。

    惟,在孩子自組家庭遇疑難時,孩子可以選擇是否求助於父母,而父母則可選擇是否從旁給予意見協助。這是兩個家的單位了,只是一個年長,一個年幼。

    在現實裡,卻容易因界線不清導致孩子婚姻被父母介入而出問題。所以,這個原則,是神對人經營婚姻、家庭的重要法則,違背此原則,家與家的界線之間便會混淆,而一夫一妻的婚姻關係卻是直接從神而立,是直接對上帝負責的。這很重要,因為主耶穌說:「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

    二人成為一體,是二人在神面前所立成為一體的誓約,是屬神的約,家也是屬神的家,如此才是神所悅納的,才是栽培孩子---神所賜的產業---長成健全個體的合神心意的家。

    在婚姻之事上,若是與父母意見不合,可能會少掉父母的祝福,這在現實社會中很多事例的,但相愛的兩人若是定了心意,可以有能力獨立、離開父母,甚至缺乏父母的祝福與幫助,就倚靠神吧! 因為主耶穌說:「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這是神對人婚姻、家庭的心意。婚姻不僅是彼此相守的約,更重要的,婚姻是向神守的約啊! 這真的很妙,「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婚姻,是神造人、賜給人的法則,不是父母給的法則。這是聖經---從神而來的法則,而不是人的傳統文化流傳下來的倫理道德。所以,婚姻是神聖的約,而不是以父母、原生家庭為大的。畢竟,每個人的一生,皆由神所賜,是要直接向神交帳的,卻不是向父母交帳的,父母不是神。
  • 朱思義
  • 在我們家,孩子沒有所謂"自由意志"這種東西。
    父母會用各種方式逼迫你服從,甚至是用騙的。
    以前總是很不能理解,神既然召我為基督徒,卻讓我幾乎所有可用的時間,都奉獻在別的信仰上。(雖然我知道在回教國家或是我朋友的東正教國家,也有許多基督徒跟我一起有著與家庭信仰嚴重衝突的經歷,我知道我不孤單,但我還是不能理解,常常問神「為什麼?」)。

    雖然成年離家以前,常被迫將時間奉獻給家人的信仰,連守主日都很困難。但透過家人的信仰,慢慢地看清了靈恩派的荒謬之處(一開始接觸的是靈恩派的教會)。很多事情在自己的圈子裡不覺得奇怪,但在家人的信仰裡,我以圈外人的角度來看時,就覺得很詭異。這大概是我唯一想得到的好處吧!
    家人的信仰是成員不到1000人,成立至今不到20年的新宗教。融合了各家各派的觀念,像是民間信仰的輪迴轉世、氣功等。也有不少跟靈恩派一樣的地方,他們也會分享見證(那種一直想逼你承認他們的神究竟有多好的見證),也會見異象、先知預言、醫治、禱告(只是他們禱告還必須自報家門的)、聽充滿靈性的音樂靜坐靈修等。

    家人控制欲很強,無法溝通。現在成年離家了,但還是時常糾結於這樣離開他們是不是很不道德。按理說,我應該要回饋他們、照顧他們。但又怕跟他們接觸後,又再度被他們控制住(曾經發生過這樣的歷史,只好二度逃家)。
  • 基督徒
  • 當一個人遠離神,甚至包括常去教會但信仰偏差的基督徒,都傾向以人為的權力控制取代上帝的主權,在正統教會機構全職事奉的工作者也會遭遇相同的狀況,乃至於發現自己被逼上絕路而心生退意。

    我們最後不得已才會想到耶穌基督可能有辦法,一般非必要不願意驚動「高層」。這些困境未必是出於自己犯罪的結果,卻別無選擇必須共同承擔苦難,於是我們終於明白不是為了改變現狀才需要上帝,也不是為了維持現狀才需要聖經。

    其實政治經濟的力量比我們想像中的要小很多,這是為何原來意見不合而反目成仇的離婚夫妻即使背負法院的強制令仍想盡辦法與孩子相聚,而極權國家的統治者也發現特定的意識形態如果忤逆了家庭人倫的常規,在法律上仍允許個別考量酌予施恩。

    這一切都說明了家庭得以建立非僅在乎夫妻或子女單方面的意志,而有上帝的永恆旨意作用其中。因此較適當的方式是在家中以上帝為本而非以人的理念為本,尋求認識上帝為先而非只求可以應驗的禱告靈修方法。

    尋找的就尋見,因為上帝不失落一隻迷途的羊,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因為上帝的家是為那回轉心意的浪子預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