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
1. 如果我有一些同事真心想跟我去教會,但我上的教會不太好,
請問我怎樣辦才好呢?
2. 有一個我認識的人是賣保險的,他想跟我上教會的目的是為賣保險的話,
請問我該拒絶他嗎?請問我怎樣辦才好呢?
3. 基督教要義(加爾文出版社) 的版本,
英文譯者McNile and Battle 有新派神學的背景,
編注和引文可能有一些問題,我們要提醒一下弟兄姊妹嗎?



答:
1. 如果我有一些同事真心想跟我去教會,但我上的教會不太好,
請問我怎樣辦才好呢?
答:
這很難呢!
不過,說真的,總比沒傳福音、讓人沒教會上好吧?
假使你們教會講道偏差很嚴重,那我就比較不建議帶人到教會去。
但假使教會講道還好,只是教會信徒表現不好而已,
那我覺得還是可以帶人去教會,
只是要不斷教導初信者或慕道友正確的觀念----------
不要被人的行為影響,要眼睛注目在神身上。




2. 有一個我認識的人是賣保險的,他想跟我上教會的目的是為賣保險的話,
請問我該拒絶他嗎?請問我怎樣辦才好呢?
答:
是的!
假使是我,我會拒絕。
原因很簡單:
教會不是做生意的地方。


耶穌進到聖殿第一件事,就是對那些做生意的翻桌倒櫃。




3. 基督教要義(加爾文出版社) 的版本,
英文譯者McNile and Battle 有新派神學的背景,
編注和引文可能有一些問題,我們要提醒一下弟兄姊妹嗎?
答:
我是覺得還好。
假使以聖經而言,基本上,這年頭要找到完全純正的各種聖經版本,
這是非常困難的。
每種版本,都有人會認為不夠純正。
但其實,只要一個人看重上下文,大致都會抓住正確的經文意思。
(當然,假使是『異端』出的版本,那另當別論)


同樣的,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一書,中文第一個版本,是金陵神學院出的,
那是一間新派神學院。
但是,除非我們刻意扭曲,否則,即使讀這種新派神學院翻譯的版本,
單看上下文,我們也能正確抓住加爾文的意思。


要完全去除新派學者,在這年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總不能乾脆都不要讀,不是嗎?

至於註釋之類影響,不用太擔心。
其實,大家自己會思考。
為什麼?
因為一般讀者不會去讀基督教要義這種書的啦!
他們頂多只會去讀漫畫版而已。
所以,我會針對漫畫版做提醒,但文字版我倒沒多講,因為意義比較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小羊 的頭像
小小羊

基督教小小羊園地

小小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Alfred
  • 我旅居法语国家和地区多年,法语算是我的第二语言。关于《基督教要义》我刚好可以说几句。

    这本书原文是500年前加尔文那个年代的古代法语。我读过部分原文(日内瓦圣经学院的网站上有免费下载)。加尔文那个年代的法语在书写上大部分和现代法语仅仅是拼写上的不同,语法和巨型结构99%都是一样的,因此我基本能看懂,就是费劲点。另外我也从我自己教会(法语教会)借过一本用现代法语重写的版本,读过其中大约1/3左右的内容。

    除了一些法语里特有的表述方式只有会法语的人才能体会到以外(主要都是加尔文特有的说话风格),其和教义相关的主要意思和现在一些基督教网上书库流行的中文版本(英文我没读过)基本一致,并不存在什么本质上的差异。《基督教要义》的译者是否是新派背景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的是网上流行的版本基本上还是忠于原文的。
  • 多加
  • 除非我們對教會絲毫不關心或不在意,
    否則無論在什麼教會,
    很難不看到教會有許多問題吧?
    畢竟教會是一群罪人的聚集。

    那麼,或許我們該做的,
    不只是把朋友帶進教會,
    還必須盡一己之力和他談道。

    事實上,教會有問題,正好是福音很好的切入點,因為----
    就是因為我們有罪、有這麼多問題,
    所以我們需要福音!
    即使是我們這麼敗壞,
    耶穌仍為我們釘十字架,為我們死;
    而我們因著這樣的恩典,
    可以被上帝稱義;
    在此生過成聖的生活,
    未來得到永恆的生命!

    所以,我覺得問題不一定是「教會有問題」,
    而是當上帝把人帶到我們面前,
    我們準備好了嗎?
  • 基督徒
  • 主後2007年加爾文出版社在臺灣出版的加爾文基督教要義上、下兩卷我有買來讀過,當時讀此版使用現代日常口語的繁體中文翻譯書都還感覺相當吃力了,後來才發現一般人無論是不是長老教會體系的都很少會這樣讀加爾文的著作。

    改教運動最大的成就是教導一般平信徒堅守聖經的信仰,這種唯獨聖經的精神和強調教會階層組織及禮拜儀式的羅馬天主教是很不一樣的,讀過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可以深切體會改教運動曾經付出了怎樣的代價。荷蘭人統治臺灣的時間很短,改革宗教會傳教時遭遇語言文化差異的問題耶穌會利瑪竇在中國大陸一樣遇見,而當時在臺灣替大量初信者受洗的宣教工作在荷蘭人離去後很快就消失了,當時的臺灣原住民被迫接受漢人的文化,只留下羅馬拼音公文書的記錄。

    初信者在教會對那些很像世界風俗的流行觀點不會陌生也不至於有太大的困擾,反而會被上帝的道吸引而認出兩者的差異,所以重要的是聖經的基要真理是否清楚明白,人的不良行為只能祈求藉由上帝的道在人心裡面運行而有所改變。